舌尖上的地大——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2014-4-21 0:00:00 0人评论 21594次浏览 分类:风景地大

北街 爱情麻辣烫

名叫“爱情麻辣烫”的那家店,是全寝室宵夜必去之地。

那时我们几个都没有爱情,所以不顾身材的想吃就吃,想闹就闹,成日互相插科打诨,

后来你们都有了心中的那个他,

这家更与之切合题主题的小店于是变成你们真正意义上的爱情麻辣烫。

而全寝室里真正和麻辣烫在宵夜时分不离不弃的“谈了”四年“恋爱”的“专一爱人”恰恰是四年里

没有 邂逅 到爱情的那个。


炒饭炒面合篇

他们说来自北国的你和来自江南的我怎会一见如故?

讶异我们何以能够相知相伴四个春秋从无争执?

毕竟冰峰雪国和花海江南距离如此之远,

远到成为不可能一起的唯一理由。

我只是每次都会狡黠的告诉她们这个秘密,因为每次我吵着要吃新疆风味炒面饭的时候,

他必定会高兴的点盘扬州炒饭和我一起互相换着吃。

我喜欢吃你家乡的美味,

和我喜欢的你一样,你一定知道吧,所以为了爱我疼我迁就我,你也点了我家乡的美食。

每次你都说换着吃其实是怕我吃不惯西北炒面的劲辣,

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


我也是一样,因为爱你把你的家乡当成我自己的一样。

我们之间没什么鸿沟不能逾越,世上最远的距离是心与心,最近的也一定是。


烧鹅饭 西区食堂


每次一起打完球,一身臭汗的两人总是连冲凉儿都顾不上,

你冲进食堂必点这一道烧鹅腿饭,

狼吞虎咽之余还不喷着饭粒儿对我讲:

这辈子谁让我三月不食肉味儿,我就和他拼命

真是个血气方刚无肉不欢的家伙啊。

我这个谦谦如玉的“江南伪才子”被你这 “塞北真将候”的傻模样逗得笑的合不拢嘴。


江西瓦罐汤 西区食堂

我的任性又惹你生气了呢,每次只要我请你吃一盅瓦罐汤,

瞧你那看到汤底肉饼被我故意舀起的时候你眼馋的没出息样儿,本来决定要罚我跪键盘的,

亲爱的,你这个吃货就无条件的投降倒戈了!

嘻嘻,我的小恩小惠,全世界只有你才会心甘情愿的上当吧!


地大早餐 西区食堂

每天真正能将惺忪的睡眼叫醒的不是早操的音乐,

而是迷糊的走进食堂里飘来的刚出炉的鲜肉大包的香味,

就这样告诉自己新的一天开始了,一种馅儿的包子一吃就是四年,不愿换。

那么如果一生都只爱一个不可能的人是什么呢?


是固执,还是执着?


哈尔滨饺子 北街

你说想家的时候就会想起妈妈包的过年饺子,妈妈不在身边的岁月中,

水饺馆的阿姨亲切的一直喊你“儿子!”而你从此多了一位“妈妈”爱你。

你一直尊称她母亲。人与人的相处,好简单,

你怎样称呼人家,人家便如何待你。

而餐馆里穿过屋顶向上挺拔生长的大树,

是我小小记忆中浪漫的情怀。


红油担担面 北街

红油,豆瓣,辣椒,三者在一起只意味着一样东西:

川菜之魂——郫县豆瓣酱。

你来自蜀州,说川妹子没了油盐亦可成巧妇,但做菜时绝对不能少了它。

你兴奋带着我们几个冲进红油担担面铺子,结果尝罢,

不以为然的说,不过如此,姐回家给你们做正宗的。郫县豆瓣,

楼下超市的一把挂面,还有几根火腿肠,哈哈,四人偷偷凑钱买的电磁炉和锅吃着老大你的手艺。

很多年后有人问我,最好吃的担担面是谁做的?我真的记不清了,

可是尤其记得关于这美食的两种感觉,

一种是你带我们这些不能吃辣的小白兔,逼我们下馆子必须吃光光的傲娇女王大姐大霸气;

一种是你不服气地买来食材做给我们吃的贤妻良母范儿,

如今每每忆起嘴角都会轻轻上挑。


洪湖莲藕汤

重庆鸡公堡

竹筒饭

石锅拌饭


来源:千景绘纪念册

图:千景绘艺术工作室

文: 地学院07届 韩蕾(现为专栏作家)


人与人的相遇,是可遇不可求;人与美食的邂逅,更需要缘分。在千景绘艺术工作室的描绘下,四年来生活的点滴以美食的形式呈现在我们眼前,有酸有甜有苦有辣,交杂了的情感需要你细细品尝。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